2021年6月8日 星期二

坐忘


 

喝白開水雖然也流了汗,但只局限於熱了就流汗,身體沒有氣流升騰,沒有什麼變化。老生茶的茶氣是在體內迴圈,可以打通經絡,在身體瘀堵處能感受到酸、痛、脹、麻,跳等各種感覺。故熱水和老生茶所流的汗還是大有區別的。

老茶下肚就想打坐,那股老茶氣已經上了頭頂,不想再動彈,馬上開始打坐。在打坐的過程中,很自然的忘記了呼吸,忘記了周天運氣,忘記了旁邊還在對話,就在那個當下感覺自己睡著又沒睡著,身體顫一下,又顫一下。雙盤的腳早就沒了知覺,只是左邊的盆骨開始一陣一陣的酸,我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不請求自己堅持疼痛所以醒來。那股勁兒還在頭上,也沒有故意將它收回,隨他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論語--曾子語錄彙整

論語--曾子語錄彙整 ◎學而篇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泰伯篇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泰伯篇 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