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6日 星期四

彌勒救苦-彌勒救苦真經持誦感應事蹟 編號一、施◎◎

彌勒救苦-彌勒救苦真經持誦感應事蹟 編號一、施◎◎ 母親層告訴後學,如果想要有麟兒需持誦彌勒經;60年代前的已婚女性都有傳宗接代的壓力,因此在女兒四歲那年開始每天早香持唸,最終喜獲麟兒2位, 多年以後,上醫院,醫師告稱自己是不孕體質,難怪生了女兒後遲遲未有。 所以一直很感恩上天慈悲送了3個子女給後學。 當時上天 送子送的很勤,不到一年就有了消息,然後在老二剛要滿1歲,又送來了老三,此時圓滿公公的願望,誇我們是120分。

2022年5月19日 星期四

三身皆以自性為中心

三身皆以自性為中心 惠能的三身是以自心自性為中心 依照傳統三身的說法,眾生要修行成佛是很困難,成佛的境界對眾生而言是遙不可及,惠能把成佛的境界拉回到自身自性,不需經過從因地到果地漫長的修行。他在《壇經》說的法身、報身、化身都是從自性而說,三身都是從我們的自性起用,三身是自性一身的不同表現方式。法身人人本具,智慧流露即為「報身」, 從報身思量,以智慧巧妙運用就是「化身」。 《壇經‧懺悔品》惠能云: 善知識!法身本具,念念自性自見,即是報身佛。從報身思量,即是化身佛。自悟自修自性功德,是真歸依。皮肉是色身,色身是舍宅,不言歸依 也。但悟自性三身,即識自性佛。 惠能對三身的解釋是以自心自性為中心,清淨法身就是自性,圓滿報身就是智 慧,千百億化身就是心念、行為。「法身」是以「體」而言,「報身」是以「相」而言,「化身」是以「用」而言,此三身為一身,在眾生清淨的本性之中。所以 自性就是三身,覺悟主力為靠自己的努力,並非外求,惠能教導大眾從自心自性下功夫,肯定人人自身本具三身佛。學道最須於自性下功夫,由自性起觀照,只要覺悟自性中的法身、報身、化身,認識自己本性中的佛,惠能說:「但悟自性三身,即識自性佛。」三身佛是從自性生,非從外得。自性就是三身,識自本 心,見自本性,就是自性佛。惠能以自性解說三身佛,歸依三身佛就是歸依自性,這三身都是以眾生的心念為依歸。但眾生的心總是容易被外境所左右,心為境轉,將心從妄境收回,將自心歸依自性,故歸依是指自修自悟自性功德才是真歸依,非歸依外在有相之佛像或色身。

2022年5月17日 星期二

道德經「母」字探討

道德經「母」字探討 「母」在《老子》中是經常出現的,如:「有名,萬物之母」(1 章)、「我 獨異於人,而貴食母」(20 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25 章)、「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 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52 章)、「有國之母」(59 章),……這些豐富的篇章都足以證明老子以道作為天下萬物之「能生的根源」,道乃類似於母親孕育萬物之根源特性。「母」之慈愛與包容亦可象徵道之涵攝萬物之存在。道的作用彷彿母親的懷抱,是如此的慈愛,就連鬼神與聖人都「兩不相傷」地包容於其中,「道蒞天下」 (60 章),亦萬物之和諧與寧靜也。道對天地萬物,就如同母親對待其子女一樣,是毫無偏私的奉獻,是不求任何回報的。是無我無私的真摯關懷,是無怨無恨的。唯有秉持如此的「萬物之母」的慈愛襟懷,體道者方能做到「以百姓心為心」(49 章),「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將人民 百姓視為子女般(「孩之」)的呵護與養育。 由此揣測推知,宗教神佛聖號,許多皆有母字,乃是為了表示慈愛眾生及其聖號亦表示其德行接近道之本懷。如道教之瑤池金母、天上聖母;天主教聖母瑪利亞、一貫道之老母娘。

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

彌勒真經-嬰兒姹女常持念-略探「嬰兒」之意

彌勒真經-嬰兒姹女常持念-略探「嬰兒」之意 對於身心健康,除了保持簡樸以外老子還主張「歸真」,希望人們的心性都能回復到其最初始的真性狀態。那麼人的最初始真性狀態是什麼呢?就是「嬰兒 狀態」。人類嬰兒時期無任何心機,全憑生理自然真性運作,所以老子認為嬰兒 是最接近「道」性的。因而他要人們回復天生本自具有如嬰兒般的赤子之心與無 知無欲的真性,勿因外境牽引而迷失本性。人類的嬰兒、動物剛出生的寶寶,以及植物剛長出的新芽都是那麼的鮮活柔嫩,充滿生機!也那麼的純真、質樸、可愛!對於「嬰兒狀態」老子極為推崇,並於日常生活修練與實踐。故其書中對「嬰兒」多所著墨如:「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第二十八章〉這句話是教人要處於如溪、谷之柔弱狀態,並以回復如嬰兒之常德真性為目標。此外在《道德經》 第五十五章中他對於「嬰兒狀態」的特性,有更深刻的描述如下:含德之厚,比於赤子。蜂蠆虺蛇不螫,猛獸不據,攫鳥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全作,精之至也。終日號而不嗄,和之至也。〈第 五十五章〉 這裏是就「嬰兒」之含德狀態而講的。為什麼「嬰兒」如此為老子所推崇呢?從老子此文中可知:一來,嬰兒無知無欲,除了生理上基本需要以外,他不會「心使氣」動妄心、妄念與貪欲,所以他不犯眾物,眾物也就不會侵犯他;二來,嬰兒精氣充足,係純精之氣,未沾染後天習氣的汙濁之氣;三來,嬰兒和氣淳厚,他無分別心,無設限心,能與萬物保持和諧相容,這就是「嬰兒狀態」。而其中無心無欲,不犯眾物這一點與《道德經》第五十章所說相謀合,老子說: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 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第五十章〉 表示善於攝生者不犯眾物,所以也不會為眾物所傷,與嬰兒心性無異。另外老子又說:「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臺。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第二十章〉可看出不論當時社會如何追求名利與奢靡享樂,老子本人卻始終秉 持著致虛篤靜、守柔、復歸嬰兒的質樸純真之心而修道、順道。 對於涵養生命健康之氣,老子主張:「專氣致柔,能嬰兒乎﹖」〈第十章〉 就是指當人能虛靜到體內精氣極致柔和時,就能骨健筋柔,像嬰兒一般充滿生機 活力。而對於心靈的樂境,老子以嬰兒美好的形象來歌頌「含德深厚」之人,可 見其心嚮往嬰兒如白紙般單純天真、快樂無憂。但老子說「比」於赤子,「復歸」 於嬰兒,並非要人回到嬰兒時期,而是藉由虛靜、養氣、守柔等的心上修養,讓 自己修練成為「含德深厚」之人,符合「道」之自然質樸,以達到如嬰兒般「精 之至」、「和之至」的柔和之氣與真性的狀態。這就是老子的「復嬰」思想,也就 是其「歸真」思想。 而現代的樂活思想除了主張簡樸生活外,亦重視返璞歸真,所以不管是老子的「簡樸復嬰」思想,或者現代樂活實踐者的「返璞歸真」思想,其思想的本源均是與「道」連結,不離「道」之質樸真性本質;這些都是老子健康樂活的內 涵。而想追求身心常保健康就必須做好平時的養生功夫。

2022年5月13日 星期五

真菩薩

真菩薩 《金剛經》是佛陀為大乘、最上乘者所說,是行菩薩道的寶典。因此,這裡談的破我執,不再侷限於個人生命個體的自我超越,而是站在菩薩道行者所應建立的無我性格,從無我中,泯除一切人我對待的二元分別,進而成就平等度化 有情的利生事業。在《金剛經》中,處處可見佛陀要人們破除我執的闡述與脈絡,如經中說 「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等句,皆可看出「離相」而無我的般若觀,對於行菩薩道的重要性,以及「離相」對於大眾發菩提心而能超越自我生命侷限的可能性。在這兩個前提下,無論行菩薩道與否,吾人都應正視破除我執的課題。在《金剛經》指陳,菩薩道行者應破除對「四相」的執取,以離一切相為進路而發起菩提心,並以無「我執、法執」作為吾人真正能行菩薩道的根本。什麼才是「真菩薩」呢?即能通達無我的人。以真諦的立場,一切法都是不可得的,要破除我執(菩薩之相)、法執(菩薩之法),因此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不執著「我等四相」,泯絕能度所度的法相,菩薩於修因上要無住離相,如此才是 「真實菩薩」。 從引文當中,可以了解到破除「我執、法執、離一切相」,是成就菩薩道不可忽略的條件。而在《金剛經》中大量提到關於菩薩度眾生皆應以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而行利生事業。從《金剛經》中,此「四相」被大量出現的頻率可說明它對吾人行菩薩道有應破除且不可輕忽的主導意味。換言之,此四相的執取與否,是吾人能否實踐菩薩道的關鍵。菩薩如果有此四相的執取,於此就會生起顛倒之心。要怎樣遠離四相的顛倒夢想呢?先以「我相」的我來說,我的身體是五蘊和合,沒有主宰性;是緣生幻有,沒有常住性;是業報所感,沒有自在性;是處處有障礙,沒有普遍性。所以五蘊假聚的我,實在是緣生緣滅 的,如此,我相既除,也就沒有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的結縛。 也就是說,吾人若能破除我執,即意味著與之相對待的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皆盡掃蕩。 因此, 這四相實際上都是由一個「我相」所開展出來,所以,人們若欲行菩薩道唯有「破除我執」,方能以更開拓的境界成為實踐菩薩道之進路。 我想,這不只是對菩薩道行者而言,亦是古今眾生對於如何超越煩惱及出離生死流轉所應探討、實踐的重要課題。

以「人」為本 回歸金剛本性

以「人」為本 回歸金剛本性 在《金剛經》短短五千多字中,扣除「我相、人相、眾生相、壽 者相」及「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之外 ,「人」的概念共出現 59 次,「菩薩」則提到 35 次, 經中又言「一切諸佛出世的根本」即在於此經中,亦不斷提到此經為佛陀的無上智慧「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出現有 29 次,足見《金剛經》是一部為人而說,是欲成佛及成就無上智慧者,具體實踐菩薩道行而成就無上佛果的寶典。《金剛經》是佛陀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者說,即是不樂小法,能聽受行持般若大法,並荷擔如來家業,令眾生入佛知見。由此可見,若能實踐弘傳《金剛經》,必能幫助眾生理解「佛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之緣由因緣,以及人人皆可成就金剛本性信心。

2022年5月6日 星期五

茶禪之於止觀的作用

茶禪之於止觀的作用 “茶禪一味”道盡茶中所蘊涵的佛法,趙州禪師“喫茶去”的公案,更成為禪門千古流傳的佳話。茶原是中華民族的“國粹”,更是佛門的珍品,茶與佛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品茗不只是味覺的享受,更是滋養色身、潤澤心靈的甘露法藥。在煩悶躁動的現代社會,茶禪是修心的輔助方法。中華民族茶禪文化的精神樞機概括為 “正、清、和、雅”,內涵說的是在品茶的過程中悟得禪機,在禪境中體悟茶湯由濃至淡的過程。“禪”由心悟,“茶”體現物質的靈魂, “一味”是心與茶、心與心的融合。茶與禪本是兩種文化,在歷史的發展中發生碰撞並產生火花,進而相互融合、相互影響,最終結合成 一種新的文化形式,即茶禪文化。六祖慧能曰:「外離相即禪,內不亂即定。」禪定與正念本是同源,茶道有一定的儀軌進行,茶禪即是將既定的茶道儀式以正念的心態和技巧表現,不讓六根向外攀緣、評比,而是將六根往內收攝,歸于自性。所謂:「誠於中,形於外。」若長期在茶禪的薰陶下,人的氣質、行為必然淡定、從容、優雅。 禪宗為佛教眾多門派中的一支,禪修要求人們要保持內心的平靜, 不要受到任何外界事物的影響而煩惱或困擾,自然能自見本性。在佛教經典中「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被視為人類主觀認知的能力,也就是六識。在茶禪的意境與品茗的過程中,眼觀茶色, 耳聽沸音,鼻聞茶香,舌品茶味,身體感受茶道的內蘊,攝心專情於 茶事,調身、調息、調心,觀澄世事浮雲、聽靜塵世喧囂、品淨紅塵 紛擾、淡定心猿意馬,了悟茶禪,空靈心意、修然自在、了無罣礙。研究發現茶和禪是一體的兩面,茶禪將參禪修鍊融 入茶事與茶道,在實踐中學習、在學習中實踐;並發現在茶禪的奉茶過程,茶人經由心理的覺知體會茶禪修為的感動,覺察身心靈如何濾濁揚清、定靜安慮的心路歷程。道本自具足,就在見聞覺知,時時刻刻不離當下,入參破參、悟行合一。天臺「止觀」重視禪定由定生慧,而品茗有助於靜心提神,能使心神安住於一境,此章節論述茶禪相即的實踐功夫次第與意境。天臺止觀禪修中「止」在於離欲(離我見、離我執),「觀」是在「止」之後,心靈以一種清淨心去觀照事物、明心見性。透過茶禪即味之修持,以茶為機,以達到茶禪平等慈悲的境界。唐代陸羽《茶經》曰:「茶之為用,味至寒;為飲,最宜精行儉德 之人。」茶禪是一種修為,將禪學的覺察與領悟融入茶事的過程與活動,茶人的心境以追求清淨、自然、簡樸為依歸,祈能體現誠敬空靈 的心境,不受任何羈絆,專心一意的泡茶,體現真正的茶禪一味。

彌勒救苦-彌勒救苦真經持誦感應事蹟 編號一、施◎◎

彌勒救苦-彌勒救苦真經持誦感應事蹟 編號一、施◎◎ 母親層告訴後學,如果想要有麟兒需持誦彌勒經;60年代前的已婚女性都有傳宗接代的壓力,因此在女兒四歲那年開始每天早香持唸,最終喜獲麟兒2位, 多年以後,上醫院,醫師告稱自己是不孕體質,難怪生了女兒後遲遲未有。 所以一直很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