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3日 星期日

潘華齡道長超拔的氣天仙







潘華齡道長超拔的氣天仙



比干、黃飛虎、秦紘、左光斗、史可法。



比干









比干是商王文丁太丁)之子,帝乙之弟,帝辛(紂王)的叔父,官少師丞相) 。生於殷帝乙丙子之七祀。一生忠君愛國倡導「民本清議,士志於道。」幼年聰慧,勤奮好學,20歲就以太師高位輔佐帝乙,又受託孤重輔帝辛。從政40多年,主張減輕賦稅徭役,鼓勵發展農牧業生產,提倡冶煉鑄造,富國強兵。後被紂王殘殺。出於子姓,為帝嚳高辛氏之後,太始祖為「忠臣比干」,當時紂王無道,殘害忠良。他抱著救國救民之心,三日不出宮門,犯顏直諫。紂王恨之入骨,於是剖開比干之心,又派兵包圍比干府,欲滿門抄斬,比干的兩個妃子都懷孕在身,黃氏被捕立即處死,並剖腹取出胎中嬰兒,並將屍體以火焚燒。正妃盥媯氏,為了保住比干一脈,放棄殉葬,忍辱負重,被同情的士兵放走,並與四個婢女逃出朝歌,隱居長林石室(今河南淇縣西南)中,生下遺腹子:「堅」,成為林姓始祖,其子孫因以為氏,稱林氏。是為河南林氏。
比干墓為周武王所封國神,北魏太和十八年建廟,唐太宗、宋仁宗、元仁宗都對比干廟進行了大規模的維修[1],現存建築為明清時重建。



 文財神──比干    



  傳說中的文財神有很多,比干是其中一位著名的文財神。相傳比干是商朝丞相,聲望極高,因紂王被奸妃坦己迷惑而喪德敗行,又臣至政綱腐壞,比干敢於直諫而開罪坦己等人,慘遭坦己設計殺害,命比干剖腹摘心以表赤誠。後來,姜子牙助周伐紂成功,比干被追封為「文曲星君」。



求官祿奉比干



在科舉年代,大多數讀書人以考取功名為重,而財祿富貴都從科舉中求,故奉比干為「文財神」,祈求功名成就、財祿亨通。  坊間的文財神像大多以「福星、祿星、壽星」作為吉星組合,成三星拱照之勢,寓意福祿壽齊全。祿星即是文財神比干,其造型儀容慈祥,眉揚目秀,唇紅齒白,兩耳垂珠,五柳長鬚,頭戴頂級文官帽,身穿紫緞錦羅官袍,腰環金銀玉帶,手捧元寶財帛,腳穿官靴,位於福壽兩星中間。材料有紙畫、瓷、金、銅、銀、木、水晶玻璃等製。




 










 比干典故



 《封神榜》記載,商朝紂王被坦己〈九尾狐〉所迷惑,喪德敗行,荒淫無道,巔倒倫常,又信費仲、尤渾等佞臣至朝政腐壞,丞相比干身為紂王的叔父,責無旁貸,不時力諫紂王,但被坦己等人視為眼中釘。



   一晚,比干應紂王之命赴鹿臺迎接群仙降臨,當酒過三巡之後,他發現坦己及其所請來的神仙全是妖狐化身,於是暗中請鎮國武成王黃飛虎誅殺坦己的狐族,因此更令坦己含恨在心,設下毒計殺害比干。



   一日,坦己面帶病容地對紂王假說自己心病復發,絞痛難當,記得幼時曾得異人相救,以玲瓏人心一片,煎湯吃下,此疾就愈,但若無玲瓏心則此命休矣,坦己又虛言比干是一位忠賢之臣,其心必定是七竅玲瓏,可借一片食之,病愈即還給他,紂王信以為真,即命人急召比干。



    比干聞之,既怒且驚,慌忙中打開了姜子牙留下的錦囊來看,內藏有符訣及救命法術:將符燒灰入水,飲服於腹中可護住五藏六腑;剖腹摘心之後,在路途中若見有人賣「無心菜」,
你就要問:「人若是無心如何?」賣菜人若是答:「人若無心還活!」你便不死;但賣菜人回答:「人若無心即死!」你就即死矣!比干顧不得那麼多,即依照錦囊內的方法去做!



   他到了朝殿之上即破口大罵:「坦己賤人!我死冥下,見先帝無愧矣!」









又泣:「成湯先王!豈知紂斷送成湯二十八世天下,非臣之不忠耳!」遂即拔劍剖腹,但其血不流;比干將手往腹內摘心而出,擲在地上,掩袍不語速往城門外去。
比干一言不發,騎馬飛奔跑了好幾里路,忽然聽見一婦人大叫賣無心菜,比干勒馬即問:「人若是無心如何?」婦人回答:「人若無心即死!」



比干豋時大叫一聲血如泉湧,一命鳴呼去了。後來,姜子牙助周滅紂成功,奉元姶天尊的法旨封神,而比干被追封為「文曲星君」。




 



黃飛虎



黃飛虎中國神魔小說封神演義》中的人物,因他的妻子遭到紂王的調戲並被逼死,黃飛虎率部反叛殷商,逃出朝歌,投奔西歧周武王。在姜子牙統領的伐紂戰役中,黃飛虎和他的兒子黃天爵黃天祥黃天祿黃天化先後捐軀戰死。正史上考據不出有關黃飛虎的史料事蹟,大眾對他的所知大多來自「封神榜」演義小說及民間宗教傳說。有說法黃飛虎的人物原型是姜尚,理由說法黃飛虎是姜子牙的演變脫化,姜子牙在唐朝時被封為「武成王」,與黃飛虎爵位同,而姜子牙號「飛熊」,又稱「飛虎」,應了黃飛虎的名字,所以黃飛虎應該是姜子牙的化身。後姜子牙奉命封神,黃飛虎的靈魂被封為「東嶽泰山天齊仁聖大帝」,五嶽之一。姜子牙奉太上老君元始天尊敕封黃飛虎為泰山山神的正文如下:



爾黃飛虎,遭暴主之慘惡,致逃亡於他國,流離遷徙,方切骨肉之悲;奮志酧知,突遇陽針之劫,遂罹凶禍,情實可悲!崇黑虎有志濟民,時逢劫運;聞聘等三人金蘭氣重,方圖協力同心,忠義志堅,欲效股肱之願;豈意陽運告終,齎志而歿。爾五人同一孤忠,功有深淺。特鍚榮封,以是差等。乃敕封爾黃飛虎為五嶽之首,仍加敕一道,執掌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獄,凡一應生死轉化人神仙鬼,俱從東岳勘對,方許施行。特敕封爾為東岳泰山大齊仁聖大帝之職,總管天地人間吉凶禍福。爾其欽哉![



延津縣城東北25公里處有一白廟村,1946滑縣劃入延津縣。村東頭有「東嶽天齊廟」,相傳是黃飛虎的誕生地,此廟為紀念他而建,在歷史上曾是著名的道教廟觀。



 



秦紘



明朝成化年間,秦紘奉命出任陝西省的巡撫,而陝西秦王府的旗校衛士,在民間橫行肆虐,由來已久,老百姓深受其苦,都是敢怒而不敢言。秦紘上任之後,就把秦王府違法亂紀、欺壓百姓的旗校衛士,全都捉拿起來法辦,一點都沒有寬待。秦王就向皇帝上奏說:秦紘膽大包天,竟敢欺滅皇親貴族!”皇帝因此非常生氣,就下詔逮捕秦紘,把他關在錦衣衛所設的監獄中;並且命令親信內臣尚亨(人名),查抄了秦紘的家。但出人意外的是,卻只搜到了黃絹一疋,舊衣服幾件而已。尚亨就向皇帝回奏秦紘家中貧窮的狀況。皇上因此還親自查閱了秦紘的家產,不斷的感嘆、稱讚秦紘的操守廉潔!本來是為了打擊、查抄壞人,結果查出、發現了一位廉明勤政的大忠臣!於是皇上就立刻下詔釋放了秦紘,並且賞賜他一萬錠銀子,以表彰秦紘操守的廉潔,還調他為河南省的巡撫。秦紘到任之後,太監汪直,因為有事到了河南。當時太監汪直的威勢如日中天,其他的巡撫都自貶身價,屈就去拜見汪直。只有紘抗禮,不肯去拜見汪直。汪直知道秦紘為官忠直廉潔,對他就更加的尊敬。不料秦紘卻如實的秘密上奏皇帝說:汪直出宮,到地方辦事,違反規定,帶了過多的旗校衛士,騷擾地方。後來汪直回京之後,皇帝就問他:各省的巡撫大臣,誰誰……賢不賢能?”汪直獨獨稱講:秦紘不但廉潔,而且又能幹。皇上於是將秦紘的密奏,出示給他看,汪直就立刻向皇上坦白交待,低頭謝罪;並不斷的稱讚秦紘賢能,忠誠!皇上因此而原諒了汪直。後來,秦紘被提升做到了尚書。



正是:

為官正直義亷,不怕查抄打翻。任他折騰考驗,真金愈煉愈燦。秦紘升做尚書,上蒼不負清官!(事據明代《集福消災之道》)



左光斗與史可法師生正誼,德沛天地!



明神宗後期,有個官員名叫顧憲成,因為正直敢諫,得罪了明神宗,被撤了職。他回到無錫老家後,約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東門外東林書院講學。附近一些讀書人聽說顧憲成學問好,都趕到無錫聽他講學,把一所本來就不大的東林書院擠得滿滿的。顧憲成痛恨朝廷黑暗,在講學的時候,免不了議論起朝政,還批評一些當政的大臣。聽過講學的人,都說顧憲成議論得對,京城裡也有大臣支持他。東林書院名聲越來越大。一些被批評的官僚權貴,卻對顧憲成恨得要命,把支持東林書院的人稱做「東林黨人」。明熹宗剛即位的時候,一些支持東林黨的大臣掌了權,其中最有名望的要數楊漣和左光斗。有一次,朝廷派左光斗到京城附近視察,還負責那裡的科舉考試。
一天,北風刮得很緊,天上飄起了大雪。左光斗在官署裡喝了幾盅酒,忽然起了遊興。他帶著幾個隨從,騎著馬到郊外去踏雪。他們走著走著,見到一座古寺,環境十分幽靜,左光斗便決定到裡面去休息一下。
他們下了馬,推開虛掩的寺門,進了古寺,只見左邊走廊邊的小房間裡,有個書生伏在桌上打瞌睡,桌上還放著幾卷文稿。左光斗走近前去,拿起桌上的文稿細細看了起來。那文稿不但字跡清秀,而且文辭精采,左光斗看了不禁暗暗讚賞。他放下文稿,正想轉身回去,忽然想到,外面正下著大雪,天氣嚴寒,那書生穿得十分單薄,睡著了豈不要受涼?就毫不猶豫地把自己身上披的那件貂皮披風,解了下來。輕輕地蓋在書生身上。左光斗退出門外,把門掩上,他打發隨從到寺裡和尚那裡去一打聽,才知道那書生名叫史可法,是新到京城來應考的。左光斗把這個名字暗暗記在心裡。到了考試那天,左光斗進了廳堂。堂上的小吏高唱著考生的名字。當小吏唱到史可法的名字時,左光斗注意看那個送試捲上來的考生,果然是那天寺裡見到的書生。左光斗接過試卷,仔細審閱後,當場把史可法評為第一名。考試結束以後,左光斗在他的官府接見史可法,勉勵了他一番。又把他帶到後堂,見過左夫人。他當著左夫人的面誇獎說:「我家幾個孩子都沒有才能。將來繼承我的事業,為國為民堅持正義,全靠這個青年了。」



打那以後,左光斗和史可法建立了親密的師生關係。史可法家裡貧窮,左光斗要他住進自己的府中,親自指點他讀書。有時候,左光斗處理公事到深更半夜,還跑到史可法的房間裡,兩人興高采烈地討論起學問來,簡直不想睡覺。左光斗和楊漣一心一意想整頓朝政,但是明熹宗是個昏庸透頂的人。他寵信宦官魏忠賢,讓魏忠賢掌握特務機構東廠。魏忠賢憑借手中的特權,結黨營私,賣官受賄,幹盡了壞事。一些反對東林黨的官僚就投靠魏忠賢,結成一夥,歷史上把他們稱做「閹黨」。楊漣對閹黨的胡作非為非常氣憤,大膽上了一份奏章,揭發魏忠賢二十四條罪狀。左光斗也大力支持他。
這一來可捅了漏子。公元1625年,魏忠賢和他的閹黨勾結起來,攻擊楊漣、左光斗是東林黨,捏造罪名,把他們打進大牢,嚴刑逼供。左光斗被捕以後,史可法急得不知怎麼辦才好。他每天從早到晚,在牢門外轉來轉去,想找機會,進去看望老師。可閹黨把左光斗看管得很嚴密,不讓人探望。左光斗在牢裡,任憑閹黨怎樣拷打,始終不肯屈服。史可法聽說左光斗被折磨得快要死了,不顧自己的危險,拿了五十兩銀子去向獄卒苦苦哀求,只求見老師最後一面。
獄卒終於被史可法的誠意感動了,想辦法給史可法一個探監的機會。當天晚上,史可法換上一件破爛的短衣,扮著撿糞人的樣子,穿著草鞋,背著竹筐,手拿長鏟,由獄卒帶領著,進了牢監。
史可法找到左光斗的牢房,只見左光斗坐在角落裡,遍體鱗傷,臉已經被燒得認不清,左腿腐爛得露出骨頭。史可法見了,一陣心酸,走近前去,跪了下來,抱住左光斗的腿,不斷地抽泣。左光斗滿臉是傷,睜不開眼,但是他從哭泣聲裡,聽出是史可法來了。他舉起手,用盡力氣撥開眼皮,憤怒的眼光像要噴出火來。他說:「蠢才!這是什麼地方,你還來幹什麼!國家的事,糟到這步田地。我已經完了,你還不顧死活地跑進來,萬一被他們發現,將來的大事,靠誰來做?」史可法還是抽泣著沒完。左光斗狠狠地說:「再不走,我現在就乾脆收拾了你,省得奸人動手。」說罷,他真的摸起身邊的鐐銬,做出要砸過來的樣子。史可法不敢再說話,只好忍住悲痛,從牢裡退了出來。過了幾天,左光斗和楊漣等終於被魏忠賢殺害。史可法又花了一筆錢買通獄卒,把左光斗的屍體埋葬了。他想起牢裡的情景,總是情不自禁落下眼淚,說:「我老師的肝膽,都是鐵石鑄成的啊!」崇禎末年,史可法以鳳陽、廬州二府道員的身份,奉命守城,每次得到敵人來襲的警報,他經常幾個月不睡覺,夜裡與士兵輪流休息,而自己坐在帳篷外面。挑選十個身強力壯的士兵,讓兩人蹲著,自己靠在他們背上,過了一更,就替換兩人。在寒冷的深夜每次站起來,抖動衣裳,戰袍鐵片上的冰霜掉下來,聲音清脆響亮。有人勸他稍作休息,史可法說:「我唯恐對上有負朝廷,對下有愧我的老師。」史可法領兵,往來於桐城,必定親臨左光斗老師的府第,向老師的父母請安,在堂上拜見左夫人。(事據《明史》及清代方苞《書左忠毅公逸事》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空讀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空讀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茶最美的作用,是與身體的共振。 茶氣可以在五臟六腑流動,各有路線, 可以讓整個心念進入停歇狀態 — 是很好停歇心念的輔助品。 空讀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茶之止...